絕不懷疑

關於部落格
有作為是“生活的最高境界”
  • 4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LV 三少四壯集-黑夜霓虹,白日陰影

直至發現自己的城巿,已變成密不透風的鐵屋子,該醒的人都裝睡著,才學懂自己的城巿要自己救,卻無法在過往的殖民地經驗中,找到可靠的辦法或出口。想像一座城市,有很多的方式,譬如走路或看電影。if (typeof(ONEAD) !== "undefined"){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ONEAD.cmd.push(function(){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});} 三十多年前的《007金槍人》,詹姆士龐德首次來到澳門,電影裡首個澳門頭,就是黑夜中賭場的霓虹招牌。到了《007空降危機》,詹姆士龐德因為一個賭場籌碼,從高樓立林的上海追查到澳門,那個在攝影棚搭出來的澳門,低矮地活在燈籠和陰影中,讓我隱隱感到一種東方主義式的羞辱。但這個妖魔化的場景,沒有突兀的高樓,天際線乾淨,竟有幾分像我小時候的澳門。從寂寂無聞的漁村,變成所謂的「國際化」都巿,澳門既有亞洲新興城市常見的筆直大道、系統路標和精心規劃的人道,也像歐洲某些舊城區,以教堂或廣場為中心輻射狀散開,左轉右拐都是鋪石路。有了標新立異的賭場建築之後,鱗次櫛比的摩天大樓和高層豪宅,則成了城巿經濟力量的終極象徵,澳門現代化進程中最後的誘惑。澳門早在葡萄牙人管治時期,已對歷史城區周邊建築高度有嚴格限制,在現行的法律下,一般建築物的高度須與面向街道闊度成七十六度角,以免街道被建築物的影子完全遮蓋,這種建築規範,也就是俗稱的「街影條例」。它不僅讓舊城區保了世界文化遺產的頭銜,也確保街道樓宇有充足的日照和通風空間,讓一直取笑澳門留戀廢墟的香港人羨慕不已。香港於八十年代中取消街影條例後,屏風樓、牙簽樓林立,不僅破壞天際線,引起熱島效應,同時增加流行性病菌傳播的可能性,對城巿景觀及居住環境帶來不能挽回的影響。當百年難得一遇的熱錢湧入澳門,「街影條例」也一再破例,舊區中的超高樓,變成霸王硬上弓的事實,地產商甚至挾都巿發展之名,鼓吹廢除街影限制。土地資源緊張是事實,然而蓋起的超高樓大多是超級豪宅;遲遲不願開放二十四小時珠澳通關,以增加居住選擇,為的是怕樓價下滑。連紐約這種暴發戶式的大城巿,也沿用「街影投射」管制半個世紀至今,令摩天大樓林立的城巿不致於被陰影籠罩;可見不是街影限制不合時宜,而是利益集團貪得無厭。無論是澳門街影條例的廢存、輕軌走線,或是香港保育行動、反地產霸權,抑或台灣的都更爭議,乃至一棵老樹的去留等,其實全都是「都巿生活主宰權」的問題。「都巿生活的主宰權」,看似是理所當然的公民權利,然而經歷數百年殖民,到一國兩制中有限度的自治,巿民一人一票,最後選出地產商及賭場老闆擔任立法會議員,期待他們來監督城巿的發展方向,像詹姆士龐德忠心不二為女皇保駕護航。直至發現自己的城巿,已變成密不透風的鐵屋子,該醒的人都裝睡著,才學懂自己的城巿要自己救,卻無法在過往的殖民地經驗中,找到可靠的辦法或出口。黑夜霓虹,白日陰影,這樣一座城巿,是詹姆士龐德的戰場、地產商的寶藏,不是我熟悉的家園,甚至陌生得有點難以想像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